当前位置 :主页 > 博碼網 >
烟台“假离婚”成真夫妻反目成仇 荒唐母亲捂死儿子
发布时间:2019-08-10

  离婚后自感生活无望,烟台女子吴静捂死4岁儿子后,抱着儿子的尸体入住某宾馆,期间多次自杀未果。宾馆服务员发现吴某携带的孩子已死亡当即报警,公安机关将吴某抓获归案。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吴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吴静今年33岁,长相清秀,性格内向。2005年,吴静与相恋多年的男友陈涛结婚。两人婚后感情不错,自由自在地过着二人世界,一直没要孩子。

  吴静的姐姐证实,妹妹平时朋友不多,对陈涛用情很深。后来,因为陈涛的妹妹结婚,公婆把房子给了女儿,理所应当地住进了儿子家。离得近了,家庭矛盾渐渐显露出来。

  结婚第三年,吴静与公婆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因为性格比较内向,吴静不会讨公婆喜欢,说出的话也不中听。公婆对吴静不满,陈涛夹在父母和妻子中间,日子过得也很不舒心。

  2009年,吴静生下了儿子豆豆。儿子的到来并没有改变吴静与陈涛的关系,夫妻二人之间始终不冷不热。孩子给家里带来了快乐,也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杂乱与忙碌。吴静本以为陈涛会像新婚时那样疼爱自己和儿子,没想到两人之间的争吵更多了。

  2011年,陈涛想出一个主意:两人再买一套房子搬出去单住。因为两人手头的现钱不多,且上一套房子也是用陈涛的名字贷的款,加上买二套房交的契税太高,陈涛提出不如“假离婚”,用吴静的身份证贷款买房,等房子买好再复婚。吴静虽然心里别扭,但因一心想搬出去住,咬牙同意了。

  吴静与陈涛办理了协议离婚。之后,用吴静的名字贷款买下了一套房子。房子买下后,两人并没有复婚,但一直住在一起。按理说,儿子生了,房子买了,两人的感情应该稳定了。但是陈涛对于吴静越来越疏远,两人感情趋向崩溃的边缘。而目前车载视频数据普遍采用乘务员U盘人工转储的方式进行,今期

  原来,权威论坛法院判决美的停止销售相陈涛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女孩,当时正夹在父母和妻子中间的他,从这个女孩那里感受到了久违的宁静,两人产生了感情。烟台地方不大,各自的朋友圈又交叉着,吴静很快知道,前夫“出轨”了。

  不久,陈涛就从吴静那里搬了出来。陈涛的离开对于一直对婚姻抱有希望的吴静打击巨大。2013年7月,两人在朋友的见证下达成了财产分配协议,孩子的抚养权归陈涛,由吴静照顾豆豆的日常生活,陈涛承担抚养费。之后,陈涛陆续按照协议将房产、汽车等转到吴静名下。从财产分割的情况看,陈涛对吴静有内疚之情,非常想从经济上对她进行弥补。

  但是,离婚对吴静的打击是致命的。彻底与陈涛分开后,吴静找了一份工作。她曾经工作过的百货店老板证实,吴静是2013年9月到店里应聘服务员的,她干活很勤快,待人接客很客气,但是不怎么爱说话,有时自己在店里坐着发呆就哭了。老板回忆,吴静的睡眠不好,早晨上班总来晚。老板还知道吴静有个儿子,四五岁大,她对儿子特别好,也很惯孩子。她觉得吴静精神上好像受了什么刺激,有点抑郁症。

  吴静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沉默。吴静的姐姐回忆,办理财产分割期间,吴静的公公曾打电话大骂吴静及其父母。吴静经常打电话向姐姐哭诉,精神状态很差,晚上不吃安眠药就无法入睡。吴静的邻居回忆,近一两年时间,在路上遇到吴静,她不说话了,见了面不打招呼,低着头就过去了。

  陈涛的一个表姐在与吴静闲聊时,听她说过,公婆不让她好过,她也不让陈家人好过,她要做一件让陈家人后悔的事。这个表姐后来提醒过陈涛。2014年1月,陈涛给吴静打电话,希望接儿子豆豆回爷爷家过年,被吴静拒绝了。2014年2月,陈涛接到吴静的电话,称要他家破人亡

  2014年1月的一个晚上,吴静带着豆豆住进了某宾馆。此时距离过年没几天了,吴静觉得日子特别难熬。她打算自己了结生命,让姐姐带豆豆回家。天真的豆豆不肯呆在冷清的宾馆,一直吵着让妈妈带自己回家。吴静就吓唬他,说再吵着回家,就让爷爷把他领走。

  吴静在法庭上回忆,听妈妈这么说,豆豆吓坏了,紧张地流了鼻血,求妈妈不要把自己送回爷爷家。

  吴静看着儿子,心如刀绞。她觉得大人的事情给了孩子这么大压力,这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承受的,不如让豆豆跟着自己一起走,早早解脱。

  吴静把豆豆哄睡以后,拿出了准备好的水果刀,把自己左手手腕割破,任鲜血流出来。这样反复了4次,血都自己止住了。割腕不成的吴静睡着了,第二天服务员看到她手腕破了,满床都是血,劝她去医院包扎一下。吴静无奈,退房带着儿子回家了。

  回家后的第一个晚上,吴静吃了十几倍剂量的安眠药,依然没有睡好。早晨迷迷糊糊醒来后,感觉头疼欲裂。豆豆醒了以后问吴静在做什么,吴静回答想去一个很远很美的地方。豆豆说:“妈妈你带上我好不好。”吴静觉得就这样让儿子跟自己一起去了也好。她用手捂住儿子的口鼻,感觉很短的时间,儿子没怎么挣扎,就没了气息。

  2014年2月1日17时,抱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儿子,吴静打车来到之前入住过的某宾馆。宾馆保洁员证实,吴静办理入住手续时,孩子一直没有醒,两条腿来回晃荡。

  前台服务员认出了这对两天前曾入住过的母子,上一次吴静退房时,大家就议论过,这个女人肯定是想自杀,走的时候房间床单上都是血,她的手腕上有刀痕。

  为了防止吴静再次在宾馆自杀,宾馆领导吩咐客房的服务员,经常进房间看看。18时,吴静打电话给总台,要求送一卷胶带进房间。服务员把胶带送进去后,就在门口听动静。听到房间内有撕胶带的声音,她觉得不好,以送热水壶为名,用房卡打开房间。

  服务员见吴静嘴上缠着胶带躺在床上,身边孩子情况不对,脸和嘴唇都是一个颜色,嘴角还青紫。她出来后对经理说:“房间里那个小孩不对,应该是死了。”

  经理随即叫上保安和总台的一个小伙,进房间问小孩有没有事。吴静告诉他们,小孩“睡”了。保安把手放在孩子鼻子下面试了试,发现孩子没气了,几个人赶紧报了警。警方随即赶到,在房间内将吴静抓获归案。

  在房间内的一个笔记本上,警方发现了吴静早已写好的一份遗书,内容表露出吴静要和孩子一起死的想法及原因:

  “老大(吴的姐姐):我和豆豆走了,带走了所有的恩怨,与你们无关,是我与他的事,只是孩子是无辜的,安抚好家人,靠你了,好好活着”

  “我不想成为你们的负担,我走了,去了一个遥远美丽的地方,那里没有欲望,没有贪婪,没有冷淡与金钱。我不快乐也许你们是知道的,十年我都忍了,但我现在很轻松,我不是五年前的我了,儿子改变了我许多,我很爱他,这是我最宝贵的,也是我的心结”

  烟台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对吴静精神状态与刑事责任能力鉴定意见书,证实被告人吴静无精神病,对本案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015年3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吴静自离婚后因不能正确面对婚姻家庭感情问题,遂产生杀死儿子再自杀的念头,趁孩子睡着之后,采取用手捂压其口鼻的手段,致被害人窒息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吴静作为一个母亲杀死无辜的亲生儿子,年幼的儿子对监护人加害行为却毫无反抗能力,造成了孩子死亡的严重后果,被告人吴静泯灭人性,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本应当依法严惩,但鉴于本案系婚姻家庭感情矛盾引起,且被告人吴静当庭认罪悔罪,可酌定予以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吴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案的主审法官告诉记者,多次的庭审中,吴静经常抑制不住地痛哭失声,虽然她并非司法鉴定的精神病患者,但精神上有可以察觉的抑郁倾向。如果她自己或家人能早日带她看心理医生,进行心理矫治,也许这起悲剧就不会发生。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马会开开奖结果| 广东彩坛自由交流中心| 天线宝宝心水主论坛手|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甲天下心水论坛| 小喜通天报正版彩图| 状元红心水论坛资料| 博必发心水论坛|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 香港马会十二生肖表|